bet36体育在线欧洲版_bet36备用bet36备用_bet36最新备用官网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推进美欧贸易关系缓和的路径

推进美欧贸易关系缓和的路径

19-05-07

美国和欧盟启动谈判对于结束这场“拉锯战”至关重要,但是尚未启动就面临重重障碍,最佳方案是针对跨大西洋市场和全球贸易体系采取多种措施。

欧洲议会既没有批准授权欧盟委员会启动与美国的两项正式贸易谈判,也没有反对欧美之间展开对话。虽然议会颁布的任何决议都不具有约束力,但此次意外的投票让人意外,给即将举行的贸易谈判再次蒙上阴影。

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从欧盟进口的铝和铁征税,该举措是双方谈判面临的主要障碍。虽然取消征税可能是开启谈判的先决条件,不过欧盟很可能不再像之前那样执着,极有可能在征税呼之欲出的情况之下开启与美国的谈判。

欧盟还可能改变政策,可能与未批准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国家如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要知道,美国已在特朗普的主导下从该协定中退出。

特朗普暂时搁置对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高达25%关税的进程,虽然威胁暂时缓解但仍会影响双方谈判。一旦开始征税,谈判可能会中止。

尽管欧美贸易谈判不是《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继续,但在原先谈判中存在的一些尖锐问题可能会再次出现。目前,在可能讨论的内容中,美国和欧盟存在一些根本分歧,特别在是否包括农业方面,双方僵持不下。

考虑到上述那些问题,美欧是否能顺利谈判还不得而知。要想顺利,采取多种途径必不可少。在当今的政治和经济背景之下,以下意见有助于解决跨太平洋市场问题和全球贸易面临的主要问题。

1)从速赢转向长期合作

从TTIP的发展历程和特朗普政府当前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来分析,几乎不可能达成一项成熟的美欧自由贸易协定。相反,未来,美欧要想进行着实有效的贸易谈判,每一个问题都只能根据双方各自的时间表来解决。

一种行之有效的策略是:聚焦小问题,然后速战速决。比如:要想解决车辆安全就实行监管合作。双方还应就工业品关税自由化进行谈判。

美国和欧盟的谈判代表似乎愿意采取这种方式。虽然美国政府有兴趣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达成一项美欧贸易协议,以展示特朗普总统达成贸易谈判协定的能力,但欧盟则希望缩短时间,来防止美国征收汽车税。

更广泛地说,美欧未来几个月的加速努力有助于双方签订更为雄心勃勃、更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

2)从《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吸取经验

虽然TTIP在经济收益和更广泛的战略利益方面的成果仍然有效,但未来的美欧贸易谈判应该不会是“TTIP 2.0”。也就是说,美欧不会以更名的形式重启TTIP,而是不再讨论阻碍TTIP进展的极具争议的农业问题。

美国和欧盟在签订贸易协定时,要同时保证协议内容具体且具有可行性,也要保证内容广泛能基本上涵盖世贸组织框架下的“所有贸易”。跨大西洋贸易谈判还应该在谈判过程中借鉴TTIP的经验教训(特别是关于透明度和利益相关者参与两方面议题)。

3)避免跨大西洋讨论出现进一步分歧

跨大西洋贸易谈判需要双方付出大量的时间。 但由于2019年上半年欧盟在英国脱欧和欧洲议会选举方面的重要议程,以及特朗普“美国第一”的贸易政策,不能保证美国和欧盟的政治往来会如期而至。如果谈判未能取得进展,美国可能会采取行动,对欧盟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关税,这将严重影响跨大西洋关系。

目前致力于整合跨大西洋市场具有极大的风险,或导致努力适得其反。也就是说:在需要双方共同面对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上,不加强跨大西洋关系,而是尝试依赖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将进一步分裂美国和欧盟。

4)采取通用之策来解决国际贸易系统问题

除了关注跨大西洋市场外,美欧还应借贸易谈判为契机,讨论如何制定建设性议程,以解决全球贸易体系的共同担忧,如讨论改革WTO的必要性以及和中国的贸易实践。

中国导致全球钢铁产能过剩的补贴,某些国有企业运营或强制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盗窃等相关行为引发了人们的共同关切,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式是实现国家间共同合作,在WTO内部和外部实行改革。

应加强欧盟,日本和美国之间的现有合作。由于三方都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统一战线可能会带来真正的进展,并迫使北京改变其贸易实践。

5)对于欧盟:采取平衡的方式与特朗普交往

针对美国目前及未来提出的单边关税政策,为求平衡,欧盟会根据WTO规则采取报复措施,但不会加剧双边矛盾。

然而,为了能够与美国进行实质性谈判,欧盟及其成员国也应该解决内部实际问题。例如,特朗普政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欧盟成员国都提出德国存在结构性贸易顺差问题。

欧盟不应该持观望态度,不应该等待特朗普政府任期结束,这样可能是徒劳的,特朗普很可能继续连任。即使民主党人在2020年大选中重新执掌白宫,目前一些保护主义倾向也可能会持续下去。

此次贸易谈判取得成功,关键在于在与美国打交道时欧盟内部能团结一致。但本月欧洲议会的投票令人意外,造成立法机构未就即将举行的美欧贸易谈判发表建议,这突显了欧盟对美国贸易谈判的不同看法。

在贸易委员会与美国展开贸易谈判之前,现需欧盟成员国通过理事会,权衡和批准谈判任务。但愿理事会会批准此次谈判。

推动跨大西洋贸易谈判对于结束美国与欧盟之间的“拉锯战”至关重要,这不仅可以加强了双边贸易关系,还可以加强全球贸易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