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在线欧洲版_bet36备用bet36备用_bet36最新备用官网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欧盟贸易专员谈欧美汽车和电子商务贸易

欧盟贸易专员谈欧美汽车和电子商务贸易

19-07-09

2019611日日本筑波消息,欧盟贸易专员西莉亚?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m)在于本周G20贸易部长会议间歇时接受《美国贸易内参》(Inside U.S. Trade)记者伊莎贝尔·霍格兰(Isabelle Hoagland)的采访,表示欧美之间还未就特朗普总统担忧的汽车进口问题“真正启动谈判”。

“我们还未真正启动这些谈判。我们明确表态,我们一直有谈判的意愿。但是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说法,即我们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构成一种安全威胁。欧盟在美国的汽车生产商提供了42万个就业岗位,因此怎么能说它是一种安全威胁呢?因此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说法。此外,我们也反对受管制的贸易,自愿配额与WTO规则不符”。

上月,特朗普总统给欧盟和美国的贸易谈判代表们180天的时间,达成一项关于汽车进口的协定。特朗普总统一直以来都将此视为一种威胁,目前暂时搁置了232关税。

马姆斯特罗姆表示,“对于我们对汽车加征更高关税的做法(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特朗普总统感到非常恼怒,但我们表示,‘让我们先把它放在一边,这就是我们的出价’,自此以后,我们实际上没有真正谈判过。我们一直很愿意谈判,但是我们反对受管制的贸易”。

马姆斯特罗姆参与了部长级会议的讨论,谈到了WTO改革议题,包括将电子商务纳入诸边谈判。“那是最近比较积极的一件事情,今年1月在达沃斯,我们与近80个国家启动了电子商务谈判,同时这次在日本,也启动了名为‘基于信任的数据自由流动’的日本倡议,我们认为这两者能同时并行,它们是不矛盾的。在昨天(610日)的讨论上,大家都意识到数字经济之于未来的重要性,我们有必要在全球层面建立一些最基本的、共同的规则。有很多事情留待我们去做,但进展还算积极”。

在被问及是否有可能在明年的WTO部长级会议上达成协定,马姆斯特罗姆并没有正面回答。“我不确定。虽然这是大家共同的目标,但想要在明年暑期完全达成协定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但进展还是有的”。

在这次峰会上,许多部长们对全球贸易增速放缓以及采取单边行动的做法表达了担忧,呼吁美国能与其他成员“共舞”,一起致力于改革WTO

以下是马姆斯特罗姆的采访稿。

提问:你是如何评价此次谈判的?据我所知,周日(69日)上午讨论了一些一般性的贸易问题,下午则讨论WTO改革议题?

回答:是的,但是它们之间是相互关联的。这些议题非常重要,我们对日益紧张的贸易关系、全球贸易增幅放缓、多边贸易体系的弱化以及单边行动的增加表达了严重的担忧。因此,很有必要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谈判,可以是正式的谈判,也可以是非正式的谈判,这是最关键的地方。我们也不能否认在这些议题上存在许多分歧,这在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都有所体现。

提问:你能不能对所谓的“分歧”再多做一些解释?欧美之间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交流?

回答:美国并没有派部长来,我们大部分国家都派了部长来。大家在一些观点上持有严重的分歧,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认为,贸易战很糟糕,贸易战升级会危及整个世界以及全球经济。峰会期间我见到不少人,每名工人、每个雇员都忧心忡忡,担心自己将要失业,担心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当今世界是个相互联系的世界,全球价值链相互依赖,可以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外,我们还日益担心超出WTO框架采取的单边行动,担心受管制的贸易,担心通过征收关税来迫使他国做出改变。上述这些都是我们所担心的,也是我们与美国的分歧所在。

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担心中国,在这点上,我们与美国的观点相近,虽然在对中国采取的方式上我们并不认同美国。很明显,当前的国际规则存在漏洞,特别是WTO规则,如产业补贴、强制性技术转让等,无法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这些都是需要我们着力解决的问题。我在全球钢铁论坛上多次提到过这点,我强烈认为这个机制应该延续下去,因为当前中国仍然面临严重的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我们需要就此开展谈判,我们需要帮助中国进行改革。

这些问题是造成紧张关系的根源,欧盟(这次峰会在场的有六位部长以及我本人)对此的回应是,我们需要更多地拥抱WTO,我们需要一个更好更完善的WTO。这也是我们如此致力于改革WTO、增强WTO、使WTO更加现代化、更加适应2019年的原因。

提问:关于WTO上诉机构以及欧盟提出的“备选方案”(涉及《争端解决谅解》第25条),一些成员似乎都在观望,都在等着美国做出最后决定,这套“备选方案”是不是一项临时方案?

回答:它并不是一项替代方案,因为已经有了一套方案,这套方案试图挽回上诉机构。我们提出了一套建议,并且获得了许多其他国家的支持。其他国家也提出了一些建议,试图改进上诉机构的职能。我们试着去倾听美国的呼声,其中部分问题我觉得可以解决,但很重要的一点是,美国不要再去阻止上诉机构大法官的任命了,否则,到今年的1212日,上诉机构就要寿终正寝了。今天在谈判室的许多谈判代表,都是上诉机构的常客,美国也是。提到这点,我印象中彭博社去年的一份报道称,过去15年来美国赢了86%的争端案。

我们会继续致力于推动改革,希望美国能真心参与进来,倾听我们的建议。当然,如果争端解决机制奔溃了,我们并不是要另起炉灶,我们可以通过WTO《争端解决谅解》第25条,即各成员在出于自愿的基础上,允许建立一套效仿争端解决机制的临时双边机制。我们也正有意考虑采取一些措施,当然是完全基于透明度的基础上,以防到今年12月仍无法达成一个周全的解决方案。但是我们还是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在原来的那套机制上,这套新的机制只是临时性的,作为一种备选。

提问:在周日(69日)的讨论上,美国是否就争端解决机制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还是仍旧维持原来的立场?

回答:没有进行充分的讨论。我认为这点很不幸,虽然大部分国家都表示“是的,我们可以让WTO争端解决机制变得更有效率些,可以试图改进上诉机构的职能”,但前提条件是需要双方坐下来谈判,需要双方共同努力。但迄今为止,美国并没有显示多少诚意。“共舞”需要两个人。如果你想要改革,那就一起坐在谈判桌旁,一起想方设法找到解决方案,但美国并没有,美国的部长也不在这里。谈判室里的许多国家都对争端解决机制的奔溃表示担忧,所以,我认为这并不仅仅是欧盟方面的问题。

提问:我的理解,周六(68日)的讨论是关于数字经济议题,它为WTO电子商务诸边谈判提供了一个框架?

回答:那是最近比较积极的一件事情,今年1月在达沃斯,我们与近80个国家启动了电子商务谈判,同时这次在日本,也启动了名为“基于信任的数据自由流动”的日本倡议,我们认为这两者能同时并行,它们是不矛盾的。在昨天(610日)的讨论上,大家都意识到数字经济之于未来的重要性,我们有必要在全球层面建立一些最基本的、共同的规则。有很多事情留待我们去做,但进展还算积极。另外在谈判桌上还发生了许多事,除了一些大国,不少小国也参与了讨论,我们希望尽可能地囊括更多的国家,这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谈判室里大家各抒己见,观点碰撞。

提问:你认为能在明年年中的下一届WTO部长级会议上达成协定吗?

回答:我不确定。虽然这是大家共同的目标,但想要在明年暑期完全达成协定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但进展还是有的。

提问: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印度、南非等)的谈话进展如何?发展中国家肯定会持不同的观点。

回答:的确如此。我们非常希望发展中国家能一起加入进来,发展中国家的加入对它们来说具有好处。我认为发展中国家之所以不愿加入,是因为它们觉得我们目前谈论的议题并不是它们的核心关切,因此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讨论一些发展议题,讨论一些发展中国家关心的议题,这对于诸如非洲偏远地区的小公司来说是非常有好处的。比如,在电子合同或电子签名等方面达成协议,那么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小公司来说,特别是公司的负责人为女性,将是一件福音。所以我希望发展中国家能改变想法,我们也尽可能地做到透明,与发展中国家共享,让它们自愿加入进来。但目前来看,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并不在这里,除了尼日利亚。

提问:各成员在修改各自的电子商务提案时,应关注的共同点是什么?你有没有与美国谈过最近的一份电子商务提案中的争议点?

回答:还没到你说的那一步。情况是这样的:首先,我们需要同意进行电子商务谈判,然后才会提出各种各样的提案。有些提案的目标定得很高,较难实现;有些提案则关注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需要体现出一定的灵活性,这也是我们目前正在努力的,但仍任重道远。一些国家想要更进一步,但须遵循最惠国原则并达成一项诸边协定。这其中一定会有分歧,欧盟、日本等国在数据保护问题上都有严格的立法。数据保护问题被提及了许多次,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的方案。

提问:是指在数据流动和隐私保护之间实现平衡?

回答:是的。

提问:我还是回到欧美贸易谈判的话题上来。欧美贸易谈判的现状如何?你最近提到过美国不愿意继续推进,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反对将农业问题纳入谈判议题,是否若想达成协定,只能涉及工业品?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

回答:尽管与美国出现分歧,我认为很有必要与美国维系一种正面、积极的关系。欧美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所以推动欧美贸易是一种双赢的局面。一年前在美国白宫举行的一场会议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发表了一份声明,在很多领域达成了合作,如液化天然气项目大幅增加了对欧盟的投资,开放基础设施增加了对美国商品的采购。欧盟还增加了对美国大豆的进口,加强欧美之间的监管合作,虽然监管合作的技术性较强,但是对于欧美的企业来说至关重要。此外,我们还在药物、医疗器械等方面寻求合作。以上就是欧美谈判的现状。

关于“一致性评估”(conformity assessment)问题,我们在这次的谈判中也有所提及,虽然我们不想改变对方的制度,但我们希望相互促进。关于工业品协定问题,我们还未启动谈判,但就欧盟方面而言,很明确的一点是,我们不会将农业问题纳入进来,而美国方面也很明确,不会将公共采购、购买美国货、琼斯法案等问题纳入进来,而这些都是欧盟具有进攻利益的议题。

所以说这次的协定虽然是一项有限的协定,但却是一项简便易行的协定,是一项互利互惠的协定。我们讨论了削减关税(各自削减约3000万美元),讨论了增加贸易(8%-9%),如果我们决定这么做,那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唯独农业问题是欧盟成员国无法让步的。

提问:你与美国国会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见过好几次面?

回答:是的,我与他见过许多次面,我也知道美国国会对此的立场,我也多次解释过我们的观点和主张,但这非比寻常,它可以迅速地恢复信心,形成一种积极的、多米诺效应。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做好了谈判的准备,但此时此刻,我们还是先把重点放在其他上面。

提问:听上去在监管合作和一致性评估方面已有所进展?

回答:的确有所进展,虽然还没到“已经搞定”的地步。目前已到了协定的第四或第五阶段,即关于WTO改革。两周前我们在巴黎进行了第六次会谈,我、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以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我们已着手起草新的规则,更新现有的WTO规则,如产业补贴、强制性技术转让等。这是一场非常富有建设性的会议。美国方面也认为进展比较积极。

提问:是的。那次会议的联合声明称,三国的部长要求“达成三边协定文本”,就国有企业、产业补贴等议题与更多的国家开展谈判。该协定文本到底完成了没有?有没有碰到什么障碍?

回答:还没有,我认为暑期之前不太可能完成。我们计划在9月之后再次举行一场会议,希望到时候能完成协定文本。

提问:考虑到到今年秋季,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将会走马上任,欧盟与美国达成双边协定的时限是?

回答:并没有所谓的时限。如果我们明天能坐下来说,“好吧,让我们达成这项工业品协定吧”,那么接下来的流程就会很快,无非就是走些程序,把文本翻译一下。即便到如今,我仍认为在我今年111日离任前,仍然有可能达成协定。一旦我们找到工作抓手,我们会全力以赴。虽然届时欧盟委员会会有新的领导层,但是下面的团队还在,仍会继续推进谈判。

提问:欧盟有180天的时间与美国就汽车进口问题进行谈判,目前谈判的进展如何?

? ? 回答:我们还未真正启动这些谈判。我们明确表态,我们一直有谈判的意愿。但是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说法,即我们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构成一种安全威胁。欧盟在美国的汽车生产商提供了42万个就业岗位,因此怎么能说它是一种安全威胁呢?因此我们坚决反对这种说法。此外,我们也反对受管制的贸易,自愿配额与WTO规则不符。对于我们对汽车加征更高关税的做法,特朗普总统感到非常恼怒,但我们表示,‘让我们先把它放在一边,这就是我们的出价’,自此以后,我们实际上没有真正谈判过。我们一直很愿意谈判,但是我们反对受管制的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