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在线欧洲版_bet36备用bet36备用_bet36最新备用官网

全球贸易投资研究咨询中心
世界产业运行研究咨询中心
首页>WTO动态研究>中美双方重回贸易谈判

中美双方重回贸易谈判

19-08-06

2019年7月30日—31日,中美双方代表团将在上海举行G20之后的首次双边谈判。G20期间倍受期待的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的会面终于达成结果,双方同意恢复谈判,同时讨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但并未讨论实质性问题。

美国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仍然保持在25%,中国对美国产品征收的报复性关税税率也仍为25%。美国的贸易谈判小组仍然致力于达成“可执行协议”,而中国官员则继续表示,任何协议都必须建立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

不过中美双方很快将再次开启谈判。自去年12月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之后,中美双方不断进行对话,直至今年5月谈判破裂。尽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已经准备好了第四批加征关税产品清单,但新的关税计划已经被暂时搁置。

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国分析师史剑道(Derek Scissors)所说,在与习近平的G20峰会会面中,特朗普最大的收获是随后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见面和拍照机会。习近平在与特朗普会面前几天曾到访朝鲜,很可能在促成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谈中发挥了作用。

史剑道称,在与中国的会谈当中,美国并没有做出任何让步,以换取与金正恩举行会谈的机会,美中会谈“实质上已经回到了五月份谈判破裂之前的状态。” 华盛顿智库R Street Institute贸易分析师克拉克·帕卡德(Clark Packard)也认为,特朗普和习近平的本次会面并没有扫除导致5月份贸易谈判破裂的障碍。

一、华为问题如何解决

特朗普称美国将取消限制,允许美国公司向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出售某些商品。为此他登上新闻头条,并迅速引起了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指责。但仔细研究特朗普的言论以及随后政府官员的澄清声明,可以发现任何让步实际上都符合美国政策。

特朗普提出美国公司将能够向中国的电信巨头华为出售某些产品,虽然这似乎是向中国做出让步,但美国商务部仍然通过将华为加入工业安全局(BIS)实体名单而对其实施限制。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访问学者罗斯林·莱顿(Roslyn Layton)曾任职于特朗普联邦通信委员会过渡小组,她认为“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改变”,因为这种特许情况经常出现。将华为加入BIS实体名单并不能禁止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或销售不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产品,但这些公司必须获得商务部的许可才能这样做。5月份当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时,就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是一项有效的出口禁令,因为商业部颁发这种许可证的可能性极小。

莱顿认为特朗普关于华为的言论能够让中国挽回颜面,而且也只是“名义上的让步”。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向《贸易新闻》表示,美国这种宽厚的表现可能是使中国重返谈判桌的先决条件。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民主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迅速抨击了特朗普有关华为的言论,他们指责总统这种讨价还价的行为出卖了美国国家安全。但阿特金森表示,参议员们将华为在实体名单上的位置与5月份关于信息通信技术供应链的行政命令混为一谈。5月份的行政命令为实施进口中国信息通信技术(ICT)产品禁令奠定了基础,旨在保护美国安全利益。 根据阿特金森的说法,实体名单“与安全无关”,而可能对中国ICT产品实施禁令则与贸易谈判无关。在实体名单方面特朗普可以对华为保有一定灵活性,但ICT禁令相关的行政命令正在实施推进。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也发表了类似言论,他指出美国对华为的立场以及美国在建设5G网络中的作用不会改变,而政府可以利用ICT行政命令来应对华为的5G进展。

在接受CNBC采访时,那瓦罗表示“在5G方面,美国对华为的政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基本上我们只是允许向华为出售芯片。这些低技术含量产品并不会对国家安全造成任何影响。华为也仍然在实体名单之中。”

贸易分析师帕卡德也表示,如果特朗普想要将整个问题摆在谈判桌上,那么无论是实体名单上,还是在实施ICT行政命令方面,美国政府都可以就华为问题做出更多让步。特朗普在7月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曾暗示到,与中国的交易可能不仅仅是贸易方面。

在谈到与习近平的会面时,特朗普说道:“我们的会面非常愉快。 我们双方都想达成协议,而且是重大交易,我猜你们会觉得那将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而且不仅仅是关于贸易。我和习近平主席相处得非常好,我们理解彼此。中国将会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这对我们的农民来说是个好消息。美国可以大幅提高关税,但我不打算这样做。我们双方的团队将会再次聚集在一起,继续进行一场伟大的谈判。”

但根据史剑道的说法,比起华为的事情,特朗普实际更关注降低美国贸易逆差(这是特朗普的核心竞选承诺)以及与朝鲜达成协议。 为了达到这两项目的,政府可以牺牲任何对华为施加的限制。

二、谈判破裂以来形式环境已经有所变化

特朗普和习近平没有解决两个月前导致谈判破裂的问题,因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恢复谈判可能只会导致历史重演。

美国官员声称中国违背了其承诺。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谈判代表越权同意了某些中国政府官员所拒绝的条款,这才导致了谈判破裂。

但自从5月份美国退出谈判以来,政治环境发生了变化。阿特金森称:“首先,中国人知道他们给出的条件不足以确保谈判向前推进。” 中国认为特朗普政府会接受其削减后的条件,因为“从克林顿总统以来他们就见识了美国政府实施不靠谱的政策计划......但美国不仅没有陷入困境,反而还威胁要扼杀中国最成功的科技公司。”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形势也发生了变化。帕卡德称,有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出现疲软态势,这将使特朗普在寻求连任时处于不利地位。业内消息人士表示,中国领导人也同样承受压力,想要证明中国经济发展强劲稳定。

帕卡德称,特朗普曾表示他愿意通过征收“第四批产品”关税来向中国施压。对美国消费者来说,最后一批关税将是最为痛苦的,因为清单上的许多产品无法从中国境外采购,而加征新的关税将会激怒最大的跨国公司,还可能迫使企业打断其供应链。

一位业内消息人士还表示,美国消费者对关税的容忍度正不断减弱,这将给特朗普带来更多牵制。他谈到:“普通民众不断受到冲击,在他们受够了这种冲击并且爆发之前,政府只有为数不多不多的时间。” 在5月份中美贸易谈判破裂后,美国政府将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至25%。

三、下一步将何去何从

一位政府官员告诉《贸易新闻》称,中美双方谈判代表希望7月份进行电话会谈并在不久的将来举行会面。特朗普在周一表示,谈判“已经开始”。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说“双方在电话会谈中谈论了许多内容,但也仍然会安排见面。谈判基本上已经开始了,实际上在我与习近平主席会面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周三纳瓦罗对彭博咨询称,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很快将与中国副总理刘鹤见面。

但是,作为上一轮谈判基础的150页文本内容是否将成为下一轮会谈的基础还有待观察。不过纳瓦罗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周二他向CNBC 表示“我们有一个超过150页内容、分七个不同章节的协议。这是谈判进一步向前推进的基础。”

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认为协议文本已经“完成90%”,但帕卡德表示,即使谈判回归该文本,双方之间也仍然存在鸿沟。帕卡德称“即使承认我们已经完成了90%的谈判,对我来说也仍然意味着双方之间存在重大问题有待解决。”

就目前而言,商业界很高兴双方能够重回谈判,但无法确定他们会在谈判桌上停留多久。